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书爱好家

也算工作,也算爱好,请多指教

 
 
 

日志

 
 
关于我

在商务印书馆打杂的一个,也翻翻书,竟似一个假清客。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商务馆合资风波  

2010-07-19 17:4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商务馆合资一事,目前谈及此一节者甚多,但归结之后无非两类:其一为根据高瀚卿《本馆创业史》及庄俞等人文章为基础,汪家镕《主权在我的合资》一文为主流;其二为以商务馆民国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非常股东大会报告为基础,樽本照雄《辛亥革命时期的商务印书馆和金港堂之合资经营》一文为主流。两类观点的分歧之处在于日人介入商务馆事务之大小及金港堂与商务馆之合资系金港堂身陷教科书弊案所致,以此各执一词,然,就结论一点而言两者亦可算大同小异,即商务馆与金港堂保持了相对稳定及长久的合作关系,这次合作从1904年开始并持续至1914年。在合作期间双方精诚协力,并在各个方向上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尤其是在印刷技术上取得了较大的进步。
常言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商务馆在与金港堂协作并取得一定成果后就遭到以中国图书公司为首的一批新生势力的攻讦;借“支持国货”为依托,利用商务馆这一层关系大做文章,导致商务馆教科书、图书等在江西、湖北等省销售受阻。具体大略如下:
即如前清学部编成中学书,发商承印,独不与本公司,谓其有日本股之故。近来竞争愈烈。如江西则登载广告,明肆攻击,湖南则有多数学界介绍华商自办某公司之图书,湖北则审査会以本馆有日本股,故扣其书不付审査。如此等事不一而足,此不过举其大概。(引用自民国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非常股东大会董事会报告)
上一节中所述内容可算为商务馆合资后困局的明证;与金港堂合资后解决了资金、技术等问题,而且也使公司在极短的时间内取得了有目共睹的进展,但地位问题始终使商务馆面临严重困扰,故无奈之下,商务馆方采取如下措施:
夏总经理于去年十月亲往日本与日股东商议办法。日股东顾全大局,情愿将股本让度,特派代表福间甲松君就沪商议。十一月间开始谈判交渉,至月余始行议定。(来源同上)
经过两月余谈判,商务馆方与金港堂于1914年1月6日达成协议,以此前股份一股按墨西哥银元146元五角计算,商定金港堂应得商务馆退还股金计55万3916元又五角,同时还应缴付自1914年1月5日前的利息4370元、外币兑换差额14477元又五角及其他经费2769元又五角八分。又因商务馆到1914年6月30日方交割完毕,故又多支付利息共12464元,计支付587997元又五角八分。以此商务馆收回全部日股,成为完全华商。
商务馆合资一件本由此完结,但1919年时又因一起意外事件而再度引人注目,此即1919年6月15日之《实业之日本》杂志事件;该杂志22卷13号“中国问题号”内文“中华道人”所著《日华合办事业及其经营者(日支合辦事業と其経営者)》一文内“日支合辦事業の現況”内率尔操瓠,将商务印书馆列为1919年时日华合办企业21家中的一家,略加简述,并注明所引用材料系东亚同文会1908年所编辑资料,以此证明言之凿凿。此一节本系作者不审所致,该志后也于8月刊登更正。然该期杂志不道为中华书局所见。中华书局见此内文,如获至宝,7月初即刻印行,更名《日本人之支那问题》,收录该志文章十三则;并以中华道人一文为中心,单独印布为小册子《支那问题》散发至各省学校,以此造势。商务馆得到小册子,对此予以反击;先于1919年7月19日在《申报》发布悬赏广告《赏格一千元》,广告指出:
1、 日本某杂志登载“中华道人”所著论文确系有误,该杂志已提出更正。
2、 近日,上海有人将该杂志予以印行,大肆发送。
3、 商务馆业已于1914年1月6日回收全部日股。
4、 此事件系有幕后操纵,但凡指出真相者即可得赏金一千元。
后,商务馆于翌日又在《申报》发布广告《答商务印书馆赏格一千元》,直接指出此系中华书局一手导演,赏金一千元可发至全国学联。
中华书局猝不及防,《日本人之支那问题》并未发售,仅于7月20日登载广告,此广告对应的小册子既已满城风雨。再次日,商务馆亦于《申报》刊登启事《水落石出》,其内容与19日广告大同小异,区别仅在于将幕后操纵者直接换成中华书局。由此商务馆与中华书局的的广告战一触即发,但双方尚存有调停解决的意愿,22日,王显华与史量才在书报联合会举行会晤,可此次会面以不欢而散而告终。由此而来的就是张元济于23日指出中华书局应对商务馆名誉的损害进行赔偿。中华书局对此针锋相对,也于23日发表声明《水落石出?诬陷?承认?答商务印书馆》,该声明论点如下:
1、《日本人之支那问题》乃中华书局光明正大之出版物,并非揭露商务馆是否为日华合资企业之用。
2、该书翻译自日刊,并非捏造。
3、该书确系中华书局自编自印自销,并无承认之必要,千元赏格想必确已送达。
4、倘商务馆可提出《实业之日本》在此节中刊载错误一节之书信,他日该书再版时必补于卷首。
此后商务馆与中华书局遂陷入特别启事之争讼中,后此处的笔墨官司于当年8月15日《申报》登载《实业之日本》增田义一社长之致歉信为结,该道歉信大体如下,即
1、 六月十五日《实业之日本》特刊‘支那问题号’第163页(《日华合办事业及其经营者》,中华道人述)中第十节第二项中谈及商务印书馆一处有误,此节已于八月一日之该杂志予以刊载。
2、 不道此节除祸及商务馆外,尚累及中华书局,在此向两社予以致歉。
此后的发展,遂转向完全有利于商务馆;商务馆遂以此书一节向中华书局提出索赔银元一万元之诉讼,该诉讼于1919年12月16日开庭,次年2月10日下达审判结果;中华书局赔偿商务馆一万元,支付全部诉讼费并被驳回上诉。

  评论这张
 
阅读(61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